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yè) > 名家 > 書(shū)法 >

王勁松

發(fā)布時(shí)間:2022-12-04     發(fā)布人:本站     點(diǎn)擊:

 
       王勁松,中國書(shū)法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中國散文學(xué)會(huì )會(huì )員,江蘇省作協(xié)會(huì )員,東臺市作協(xié)主席。
 

 
千秋翰墨,書(shū)況意人生
 
——著(zhù)名書(shū)法家、散文家王勁松印象記

 韓麗晴

        筆墨里有春秋,有人生諸多隱秘的小小的歡欣,行云流水間,似能感受到筆墨紙硯與漢字的前程往事。這是漢字書(shū)寫(xiě)的魅力所在,也是寫(xiě)字人沉湎于其中的樂(lè )趣所在吧。王勁松對書(shū)法藝術(shù)冷靜、淡然但又執著(zhù)的追求,體現了當下文化人超然物外的精神尋覓。

          ——采訪(fǎng)札記

 

        與王勁松難得一見(jiàn),他忙。即使偶爾一會(huì ),彼此皆行色匆匆。每次見(jiàn)他之前,我都想要好好聽(tīng)他說(shuō)說(shuō),當初是如何走上書(shū)法這條路的。說(shuō)到底,是我喜歡與人對談時(shí),能收獲點(diǎn)讓自己進(jìn)步或者豁然開(kāi)朗的寶貴啟迪。但在勁松這里,偏偏不得。

       其實(shí)這樣說(shuō),不完全正確。人與人之間的啟發(fā),又何止于促膝而談,何止于坐而論道。有益的促進(jìn),縱然只有三言?xún)烧Z(yǔ),縱然成年累月不遇,一樣可形成深厚的交流,重點(diǎn)在于兩個(gè)字:領(lǐng)會(huì )。

        領(lǐng)會(huì )這個(gè)詞,特別有中國傳統文化意味,凝聚著(zhù)儒道釋本質(zhì)的內涵,有形與無(wú)形交相輝映。這與勁松擅長(cháng)的書(shū)法,有同工之妙。


       毛筆書(shū)寫(xiě),在中國藝術(shù)史上占有很高地位,稱(chēng)作是中國文化的最高表現形式。我從王勁松的書(shū)法作品里,努力去觀(guān)察和領(lǐng)會(huì )他書(shū)寫(xiě)的道法精妙之處,去體會(huì )他書(shū)寫(xiě)時(shí)的心境。

        王勁松的書(shū)房和微信皆取名松竹堂,松與竹,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經(jīng)久永恒的吟詠和表現主題,由此可見(jiàn),王勁松情志高遠。我有時(shí)觀(guān)摩他的字,從中似能讀出松與竹的味道來(lái),是那種傳統讀書(shū)人的味道,正直、正派,又淡泊明志,充滿(mǎn)正能量。

       字與人,內在有種神秘的關(guān)系。自東漢末期起,字如其人的觀(guān)念就深入人心了。王勁松的字,得到過(guò)眾多文化名人的關(guān)注和評論??上?,在我們有限的幾次聊天中,他幾乎沒(méi)有提起過(guò)自己的習書(shū)之心得體會(huì )。這樣其實(shí)也好,越是沉默,值得人尋味的東西或許越醇厚。這也比較像他的為人,平和、低調、從容,與他字的風(fēng)格倒是接近,結字沉穩,筆法自然。

        這八個(gè)字看起來(lái)簡(jiǎn)單,其實(shí)大有深義,做到不易。


        先說(shuō)結字,非常有學(xué)問(wèn)。有次正看勁松的字,來(lái)了一個(gè)懂書(shū)法的朋友,我們便對著(zhù)勁松的幾幅斗方議論開(kāi)來(lái)。

        我說(shuō),你們做學(xué)問(wèn)研究的,特別講究師承,講究名門(mén)正派,但在我看來(lái),任何書(shū)畫(huà)作品,更重氣息,就像人交友一樣,氣味相投,則交。否則,不相往來(lái)。字也是這樣,上面浮著(zhù)一種氣息,氣息正,便是好字。

        對方贊成。他說(shuō)字寫(xiě)正確了,寫(xiě)端正了,筆畫(huà)順序對了,位置擺布得美觀(guān),這就是你說(shuō)的氣息是正的,就是好的書(shū)法作品。

        再議論起當下書(shū)畫(huà)界的種種現象,話(huà)題便越發(fā)開(kāi)闊,各種奇形怪狀的審丑喧囂塵上,現在愛(ài)動(dòng)不動(dòng)就講創(chuàng )新,作為中國傳統文化的書(shū)法,幾千年的積淀,要創(chuàng )新很難,再說(shuō)有那個(gè)必要嗎?其實(shí)能把東漢后期往后的書(shū)法理論傳承下來(lái),就是一筆寶貴的中華文化財富。
 

    接著(zhù),再說(shuō)自然。

       我們邊談邊時(shí)不時(shí)看一眼攤在桌上的勁松的斗方,友人指著(zhù)其中一幅字,說(shuō):你看這些字的結構,布局沉靜,筆觸流暢,字跡都是活的,而不是刻意模仿古人的碑帖,這是筆法自然,也是氣息正。

        覺(jué)得他言之有理。想起以前在某本書(shū)上看到過(guò)啟功的觀(guān)點(diǎn),他說(shuō):我一向不贊成把寫(xiě)字說(shuō)得那么神秘,現在有許多說(shuō)法,把寫(xiě)字吹得太神了,搞得太神秘,人家誰(shuí)還敢學(xué)呀?



        確實(shí)是這個(gè)道理,書(shū)法本來(lái)就是與衣食住行同樣重要的事,在古代,人們將書(shū)法與禮教、數術(shù)、樂(lè )器、駕車(chē)、射擊并稱(chēng)為六藝,讀書(shū)人掌握這六項技藝是基本才能。為什么到了現在,我們一定要把其中的書(shū)法拎到虛空中,何必讓人因為它的高冷而回避對它的學(xué)習呢?書(shū)法,不應該只屬精英,而應當成為人類(lèi)日常生活中一項基礎內容。

       恰巧勁松有幅臨《快雪時(shí)晴帖》的字在側,正好借此說(shuō)事。王羲之當年也就只是因為大雪剛過(guò),為了問(wèn)候朋友,便隨手寫(xiě)了一便條托人遞到對方府上。僅此而已。但這二十幾個(gè)字,成了中華書(shū)法瑰寶。再說(shuō)他的《蘭亭序》,也只是記錄了某個(gè)好日子里,幾個(gè)朋友在蘭亭那個(gè)地方鬧酒的風(fēng)雅事罷了。



        所謂藝術(shù),一定是從生活出發(fā),有著(zhù)世間的煙火氣,有著(zhù)人生的各種滋味。席勒那句話(huà)說(shuō)得特別到位:藝術(shù)的目的,就是喚醒各種本來(lái)睡著(zhù)的情緒、愿望和情欲。好的書(shū)法藝術(shù)也應該是這樣,激發(fā)人的審美情志,喚起人從精神上與之產(chǎn)生共鳴。

        僅從這一點(diǎn)上來(lái)說(shuō),勁松的書(shū)法,已是積德行善之舉。

        有時(shí)心浮氣躁,看看勁松的幾張斗方,也是遣興。特別喜歡看他毛筆的筆梢在宣紙上帶出去的墨汁痕跡。這是毛筆書(shū)寫(xiě)不同于臨碑帖的生機所在,就像看到一個(gè)人風(fēng)中微微飛揚的發(fā)絲,只覺(jué)眼前的這一位,是氣韻生動(dòng)的。此也為書(shū)法的味道。

       好的書(shū)法以及別的藝術(shù)作品,應該都有這種撫慰心靈、提升審美境界的作用。關(guān)于書(shū)法的審美,我在王勁松一篇名為《手感》的散文中看到下列文字:鍵盤(pán)敲出的文字,字跡工整之至,只是沒(méi)有神采;排列有如侍衛,只是活氣盡消。而手寫(xiě)的文字有如清人包世臣所云“如老翁攜幼孫行,長(cháng)短參差,而情意真摯,痛癢相關(guān)”,手工的字容易印證曾經(jīng)的喜怒哀樂(lè ),更能細膩地表達生命中曾經(jīng)有過(guò)的一些痕跡。
 


       他的這節文字,出神入化地說(shuō)出了中國毛筆書(shū)法的精微之妙,也充分體現了他在中國古文化中浸潤已久的藝術(shù)修養。文字中隨之蕩漾出一種靜謐的美感,特別養心。

       也曾有人為勁松抱不平,說(shuō)以他在書(shū)法上的成就,應該獲得更大的名聲,只怪他淡泊名利的心態(tài)拖累了他。這也不對,有時(shí)所謂的名聲,只是當下熱鬧的大動(dòng)靜而已罷了。而真正的藝術(shù)積累,經(jīng)得起時(shí)光檢驗,即使歲月滾滾如洪流,那些真正的藝術(shù)其光芒也難被時(shí)代掩蓋,并且澤被后世。

       王勁松非常聰明,世事洞明,人情練達,但同時(shí)又有一顆質(zhì)樸的心,這是真正的聰明。如果只取其一項,要不然易過(guò)于圓融失卻個(gè)性,要不然就易過(guò)于書(shū)生氣失卻通達,皆不夠具備怡然行走于這個(gè)復雜社會(huì )的能力。愛(ài)好藝術(shù)的人,自己本身就是藝術(shù)。這句話(huà)道破了藝術(shù)家與藝術(shù)的辯證關(guān)系。


       有時(shí)讀他的字,會(huì )想到他的經(jīng)歷。

        他在企業(yè)當過(guò)一把手,在鄉鎮當過(guò)一把手,在黨報當過(guò)一把手,現在是當地教育行政管理單位的一把手??傊?,是一個(gè)深深浸在紅塵俗世中的人。而書(shū)法,作為一項審美功能遠遠大過(guò)實(shí)用功能的藝術(shù),比較遠離世俗,他在這兩極之間自如行走,倒也自在。生活,也是一門(mén)藝術(shù)。無(wú)論白天多忙多累,再晚到家,一定要大書(shū)案前臨張帖才能入睡。

       王勁松是真正把書(shū)法當作豐富生活、修為人生、滿(mǎn)足心靈抒懷的人,喜歡看他的書(shū)法,有種端肅寧靜的美。也喜歡讀他信筆拈來(lái)的的感悟,古意美意撲面。比如“臨窗獨坐,以書(shū)為伴以筆為友”,“在住宅附近的樹(shù)下走動(dòng),有時(shí)適逢雨后,水珠從枝葉滴落,打濕衣裳。衣沾不足惜,但使愿無(wú)違。”
 

        王勁松散文寫(xiě)得好,業(yè)內有名的作家。作家最大的特點(diǎn),就是通曉人性,他的書(shū)法藝術(shù)中,有他的生活經(jīng)驗,融入了他的人生體悟。所謂人生氣息濃厚,意指是人性的,是人情的,是世事的,是文化的,也有內心的率性。既然字如其人,言為心聲,便不能否認我筆寫(xiě)我心,字從心出。所以,勁松的字,有正大氣象,似帶著(zhù)古人的足音,又融入自己觀(guān)測世相的理解,有豐富的意蘊化于字里行間。

       我有時(shí)想在他筆鋒的轉承起合之間,能找到那么一點(diǎn)答案,但遠遠找不到,這不是想找就能找到的,也是前面提到的兩個(gè)字,要細細領(lǐng)會(huì )。

        記得有一次,四五個(gè)朋友小聚談事,只是水果和茶煙,他很少喝酒,煙抽得密,一會(huì )兒煙灰缸里就成果豐富了。席間大家說(shuō)話(huà)興致高了,不免越發(fā)自如起來(lái)。勁松笑著(zhù)說(shuō)了句,我其實(shí)是個(gè)靦腆的人。我至今記得這句話(huà),是因為覺(jué)得這句話(huà)有他閱世的聰明在里面。而他的字,與此也有相通的靈性蘊含其中,卻無(wú)機巧。尤其他的隸書(shū),筆法方正,體現出了幾千年前古人事刀雕之刻之的果斷和古意。
 

        修改此稿時(shí),正好看到王勁松發(fā)的微信,是他錄的朱履貞學(xué)書(shū)捷要,其中提到:學(xué)書(shū)要識古人用筆,不可只求形似,若循墻依壁,只尋轍跡,則疵病百出。我直覺(jué)此語(yǔ)甚好,便點(diǎn)了贊。之所以覺(jué)得好,不是僅從學(xué)書(shū)技法上而言,而是覺(jué)得這是人生走向豁然開(kāi)朗境界的一種方法,書(shū)法從來(lái)就不只是書(shū)法,漢字的筆畫(huà)之中,有大乾坤,有大氣象,你有多大的胸懷,筆畫(huà)之中便能造出多大的天地來(lái)。這是我對中國書(shū)法的信心。

       在書(shū)法界,王勁松聲名鵲起,多次參加國展獲獎;他比較具有知識分子的濟世情懷,數次參加社會(huì )公益,進(jìn)行作品捐贈??芍^德藝雙馨,德與藝,這就是書(shū)法家的大乾坤,大氣象。這才是當下書(shū)畫(huà)界值得大力傳承和弘揚的精髓。

       沒(méi)有直接與王勁松聊過(guò)書(shū)法,記得去年看過(guò)一節他談書(shū)法的文字。他比較欣賞黃公望的一句話(huà),說(shuō)“畫(huà)不過(guò)意思而已”。此語(yǔ)我也特別喜歡,充滿(mǎn)禪意。宗教畫(huà)是中國畫(huà)的最高境界。



       王勁松喜歡這句話(huà),是從書(shū)法的法理上來(lái)理解的。他說(shuō),意,不變,是法;思,變,是想法。一個(gè)常,一個(gè)無(wú)常。沒(méi)有想法的書(shū)畫(huà)家常常在常識之中,而藝術(shù)往往在常識之外。

        此語(yǔ),已顯大家氣象。

        意思,有無(wú)窮無(wú)盡的釋意,恰如千秋萬(wàn)代的筆墨紙硯,值得時(shí)時(shí)去領(lǐng)會(huì )一番其中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