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yè) > 名家 > 國畫(huà) >

劉星

發(fā)布時(shí)間:2022-11-23     發(fā)布人:本站     點(diǎn)擊:

 
       劉星,中國美術(shù)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陜西師范大學(xué)書(shū)法文化研究院副院長(cháng),陜西省中國畫(huà)學(xué)會(huì )學(xué)術(shù)委員會(huì )委員、陜西省美術(shù)博物館學(xué)術(shù)委員會(huì )委員,陜西國畫(huà)院特聘畫(huà)家,陜西省美術(shù)家協(xié)會(huì )理論委員會(huì )委員,陜西省花鳥(niǎo)畫(huà)研究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西安市金石學(xué)會(huì )顧問(wèn),南京藝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學(xué)博士。




 
崔振寬:老朋友劉星的畫(huà)
 
        幾年前我也看過(guò)他的幾次畫(huà)展,但那都是和其他人的聯(lián)展,據他說(shuō),舉辦這樣的個(gè)人作品展覽還是第一次。我剛才初步看了一下k展覽,作品畫(huà)得非常好!現在有一個(gè)詞叫“實(shí)力派畫(huà)家”,我認為劉星是真正的實(shí)力派畫(huà)家。因為他不光在山水、花鳥(niǎo)、人物、書(shū)法、篆刻等方面廣泛涉獵,而且,他在美術(shù)理論方面也是非常有建樹(shù)的,所以他的畫(huà)里頭有濃郁的文人氣和書(shū)卷氣。但是他的畫(huà)呢又不感覺(jué)到陳舊,這一點(diǎn)是很不容易的。
 
        現在的國畫(huà)家里面像劉星這樣在書(shū)法上下這么大的功夫,寫(xiě)得這么好的人是不多的,所以他的畫(huà)一定是畫(huà)得很好。
 
        在傳統方面,他也是很認真地在鉆研;同時(shí),又感覺(jué)很有新意。另外呢,他的寫(xiě)生畫(huà)的是很認真的??傮w上來(lái)說(shuō),這次展覽的作品跟以前相比,有很大的飛躍。我相信劉星的前途是很了不起的,有一種大家的氣象!
 
        我跟劉星是近三十年的朋友了,那時(shí)候他還很年輕。從數學(xué)本科畢業(yè)到西安美術(shù)學(xué)院的碩士研究生,再到拿到博士學(xué)位,這整個(gè)過(guò)程我都比較熟悉。這次畫(huà)展,應該說(shuō)是全面地反映了他最近幾年的探索成果和所達到的高度。劉星有一個(gè)很大的特點(diǎn)就是,他不光在畫(huà)上發(fā)展很全面,而且他的修養也很全面。這種全面發(fā)展,我想對他的畫(huà)是很有好處的。他的畫(huà)呢,我感覺(jué)還是在很認真地學(xué)習傳統,在傳統方面鉆研的比較深,再結合他的書(shū)法研究,所以他在畫(huà)里面講究書(shū)法用筆,講究骨法用筆,講究傳統的一些最精粹的東西,但他又不陳舊,他一看還是當代人對傳統的理解,而不是古文人畫(huà)的那種老式的傳統,在傳統向現代轉型的這么一個(gè)歷史時(shí)期,劉星在自己的藝術(shù)實(shí)踐中能夠表現出這種時(shí)代精神,這一點(diǎn)我覺(jué)得很了不起。作為畫(huà)家目前他還很年輕,因此他的發(fā)展前景還是很了不起的。
 
       關(guān)于劉星的畫(huà)我剛才在接受記者采訪(fǎng)時(shí)已經(jīng)說(shuō)過(guò)了,現在我想談一點(diǎn)與之相關(guān)的問(wèn)題。這一次展覽的主題是“守護與超越”,我的理解是,守護的是傳統精神,超越就是指時(shí)代精神。也就是說(shuō),怎樣在傳統的基礎上,再體現我們這個(gè)時(shí)代的精神?,F在的美術(shù)界,從全國范圍講,是一個(gè)非常多元化的格局,各種各樣的路子,各種各樣的流派、風(fēng)格,都是合理的,都可以百花齊放。今天我們談“守護與超越”,長(cháng)安畫(huà)派當年講“一手伸向傳統,一手伸向生活”,實(shí)際上其精神跟“守護與超越”的精神是一致的,所以說(shuō)這個(gè)展覽,也可以說(shuō)是長(cháng)安畫(huà)派精神的一種延續。
        今天作為傳統型的畫(huà)家——即完全在傳統的路子上的一種延續——已經(jīng)不多了。最近我閱讀《陸儼少全集》,我認為陸老造詣非常深,非常全面,詩(shī)、書(shū)、畫(huà)、印,在繪畫(huà)上山水、花鳥(niǎo)、人物都畫(huà),畫(huà)的非常好,在傳統的繼承上修養非常深,他的詩(shī)文,對畫(huà)史的評論,他的傳統筆墨功力,應該是二十世紀傳統型畫(huà)家中的最后一位大師。為什么說(shuō)他是最后一位呢?雖然在他那個(gè)時(shí)代也有許多在傳統上修養很深的畫(huà)家和許多創(chuàng )新型的畫(huà)家,比如說(shuō)林風(fēng)眠吧,但今天我們主要談傳統型畫(huà)家,像李可染,他跟陸儼少路子不一樣,雖然他也說(shuō)“以最大的功力打進(jìn)去,以最大的功力打出來(lái)”,說(shuō)明他對傳統是很重視的,但他跟陸老是不太一樣的。當然陸老的創(chuàng )新意識也是很強的,有很多創(chuàng )新的成果,比如他強調的留白呀、畫(huà)水呀,畫(huà)面表面上看似很松散但卻很有力度很有動(dòng)勢的氣勢呀,等等。
 
        他的這種創(chuàng )新,是在傳統基礎上的創(chuàng )新??戳岁懤系漠?huà)集我有一種體會(huì ),他那個(gè)時(shí)代有條件讓他們全身心地投入到對傳統的研究上去,而我們這一代,劉星這一代更不用說(shuō)了,要全身心地投入到對傳統的鉆研上去似乎已經(jīng)不大可能了,因為時(shí)代已經(jīng)變了,我們既沒(méi)有過(guò)去師傅帶徒弟式的教育方式,也沒(méi)有從四書(shū)五經(jīng)這樣的國學(xué)基礎教育開(kāi)始,更沒(méi)有詩(shī)書(shū)畫(huà)印等方面的很高的修養,現在如果說(shuō)要補課的話(huà),我看是補不來(lái)的。我們學(xué)的是素描,我們學(xué)的是寫(xiě)生。補課只能在一定限度內學(xué)一點(diǎn)傳統,方濟眾先生就曾明確提出過(guò)補課的問(wèn)題,補就是要補傳統的課,但他也是在一定限度內補課的,他不可能像陸儼少先生那樣在傳統功力方面達到了其他人達不到的高度,就連何海霞先生,在地道的傳統感覺(jué)上,還是不如陸老的。
 
        李可染先生雖然跟陸老同齡,但是他追求的東西呢跟陸老是不一樣的,他所謂的“打進(jìn)去”也不可能是真正的打進(jìn)去的,相反呢,陸老在傳統上是真正地打進(jìn)去了,但在創(chuàng )新上也不可能是完全的打出來(lái),所以陸老的創(chuàng )新,怎么看還是古典味道的。而李可染的畫(huà)一看就是當代的,是傳統向現代轉型以后的風(fēng)格。對我們這一代畫(huà)家來(lái)說(shuō),我們當怎樣來(lái)認識傳統?我看主要還是要從精神方面來(lái)進(jìn)行汲取。我有一個(gè)體會(huì ),畫(huà)家都在追求風(fēng)格和個(gè)人面貌,但是風(fēng)格和個(gè)人面貌越成熟,雷同感就越多。比如有人說(shuō)黃賓虹的畫(huà)看幾幅就夠了,看多了就感覺(jué)雷同;陸老的畫(huà)也存在同樣的問(wèn)題。黃賓虹的畫(huà)讓人感覺(jué)雷同,就是因為他的畫(huà)風(fēng)格太突出。面貌越突出,風(fēng)格越強烈,就越讓人感覺(jué)到雷同,我認為這一點(diǎn)不要怕。如果一個(gè)畫(huà)家有這樣的手法、那樣的手法,那反倒不統一了,我認為這是不可取的。所以我們在守護傳統方面,一定要結合自己的興趣,在整個(gè)大的傳統里面汲趣某個(gè)部分。
 
        像劉星的畫(huà),他現在還處在往上升的階段,他還在探索,所以各種各樣的探索都有,但逐漸地,他以后呢也會(huì )歸到這個(gè)路子上去的。